孫燕姿/克卜勒。圖/方序中提供
孫燕姿/克卜勒。圖/方序中提供
孫燕姿/克卜勒。圖/方序中提供
孫燕姿/克卜勒。圖/方序中提供

「如果只用一句話形容自己,你會說什麼?」在這快轉時代,若無法在極短時間,說出讓對方留下印象的介紹詞,是不是就可能失去展現的機會?這是個大到涵蓋世界觀的問題,也可以小到只關乎個人,取決於「了解自己多少?」

還記得參與團體活動的經驗嗎?有個環節你絕不會忘,那就是「某某某,可以請你簡單自我介紹嗎?」這時總會有人支支吾吾吐不出幾句,又或者用八竿子不相關的話來充場面。然而,這段窘境從學生時期的開學日、男女聯誼,一直到求職過程早已重播無數次,但還是說不好,為什麼?方序中說:「很簡單,因為不了解。」

但,這與設計有關連嗎?「其實是密不可分的。」他認為,一件設計的完成,不只是設計師與業主之間的互動,擴大來說就是人和人的交互關係。當設計師面對眼前的表現舞台,如何在10幾20秒內就讓業主記住,評量的要點不是動畫、合成或是layout技術多高超,而是「人」。夠瞭解,個人特質將得以徹底運用;夠敏感,所以就有設身處地的預想能力。結合以上,也才能迸發出更多有趣的設計。所以,若連自己都不夠瞭解了,那業主又怎麼能對你產生興趣,更不用說信任你並將案子交到你手中。

 

吳克群/數星星的人。圖/方序中提供
吳克群/數星星的人。圖/方序中提供
吳克群/數星星的人。圖/方序中提供
吳克群/數星星的人。圖/方序中提供
Firry Path 謝明諺/爵士演奏專輯。圖/方序中提供
Firry Path 謝明諺/爵士演奏專輯。圖/方序中提供

 

Firry Path 謝明諺/爵士演奏專輯。圖/方序中提供
Firry Path 謝明諺/爵士演奏專輯。圖/方序中提供
拉卡‧飛琅Laka/流浪的歌。圖/方序中提供
拉卡‧飛琅Laka/流浪的歌。圖/方序中提供
拉卡‧飛琅Laka/流浪的歌。圖/方序中提供
拉卡‧飛琅Laka/流浪的歌。圖/方序中提供

 

同樣的「如果是我,會希望別人看見什麼?」。一件好的設計,它不會讓人驚呼讚嘆完然後就轉身離開,而是能夠多做停留。即便一秒或是發呆都好,都關乎設計者的巧思,是否能夠成功抓住觀者目光。「我想做的就是那樣的設計。」可以讓人待在作品前主動聯想、構織並且延伸出專屬當下微妙關係的作品,「那麼,每一次合作都可以是一場展覽」。

「我在做很多作品時,往往都只丟出60~70%而不是100%。」因為一旦說滿了,傳遞的是訊息,是單次的接收作用,但都是無法獲取回饋的方式。嘗試留下某個喘息的留白空間,結果將會如何呢?舉例來說:

「要買就快買吧!」
「還在想嗎?」

“!”帶出的是結果,”?”形塑的則是想像。 “The end or To be continued” 兩個截然不同的思考途徑,停留在腦中的時間當然也不盡相同,而你又會如何選擇?

劉若英/我要你好好的。圖/方序中提供
劉若英/我要你好好的。圖/方序中提供
劉若英/我要你好好的。圖/方序中提供
劉若英/我要你好好的。圖/方序中提供
HUSH/機會與命運 MONO POLY。圖/方序中提供
HUSH/機會與命運 MONO POLY。圖/方序中提供
HUSH/機會與命運 MONO POLY。圖/方序中提供
HUSH/機會與命運 MONO POLY。圖/方序中提供
HUSH/hush ! 圖/方序中提供
HUSH/hush ! 圖/方序中提供
HUSH/hush ! 圖/方序中提供
HUSH/hush ! 圖/方序中提供
a MEI/偏執面。圖/方序中提供
a MEI/偏執面。圖/方序中提供
a MEI/偏執面。圖/方序中提供
a MEI/偏執面。圖/方序中提供
《小花攝影集》封面。圖/方序中提供
《小花攝影集》封面。圖/方序中提供
《小花攝影集》封面。圖/方序中提供
《小花攝影集》封面。圖/方序中提供

此外,設計更不該侷限在所謂「行銷策略」裡頭。「這番說詞,對我來說是很冰冷的,彷彿一搬出行銷策略,業主就必須買單。」設計師的主觀意識為的是讓作品加分,而不是帶領大眾去個不著邊境的領域,因為「需求與設計」是並肩而行的。設計其實沒那麼複雜,它單純到只是提供一個讓世界進步的可能性。
對方序中來說,生活是音樂、是電影更是設計,「好看好聽能讓人感到快樂的美好事物,都是設計。」仔細觀察、發現生活各處的小小變化,都會是發揮設計的最好主題。好比說「白」,一般人認定的白只能是其一,但實際上白色的差異是相當大,它所涵蓋的層次也比你想像中的多;簡單的想法,卻能帶出強大的能量。10首歌10種紙10個數字10種白,這是2015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的《偏執面》;用城市意象填滿男性的黑影輪廓,與前景女性的紅產生強烈對比,這是舞台劇《男言之隱》的主視覺設計;透過一張張黑白影像,表達對「家」的想望,這是「小花。門裡門外家_寫真」攝影展。看似跨界跨域,但其實都在說明、傳遞同一件事,那就是「溫度」。

正因為溫度是他在意的,故事是他擅長的,一個愛說故事愛聽音樂的年輕人,從2006年為強辯樂團首張專輯《冠軍》設計開始,便不吝於分享他的故事溫度。就像他開頭拋出的「如果只用一句話形容自己,你會說什麼?」方序中說:「我是個很愛說故事的人,所以我總是用說故事的方式來述說我自己。」

當設計回到那最真誠的溫度時,它將不再是既有形體,而是種感受。所觸發的情緒可以很多很滿,也可以只是輕聲提醒,但那都是生活之一不是嗎?而那些未說完的故事,後續發展會是如何?

沒有標準解答,因為100個人或許有101種答案也不一定。

(感謝媒體夥伴-欣攝影的採訪報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