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對台灣的電影未來抱著崇高理想,我覺得它會發展得很好,甚至可以成為全球華語電影中心,所以我才決定一個人從美國回來打拼。」Tom略有波瀾的語氣說著,臉上不自覺露出為台灣自豪的笑意,令快被消極社會氛圍麻痺的我們,帶來一股全然正向的力量。

 YC Tom Lee李育丞

7年級後段班新銳青年導演,畢業於加州藝術設計學院,曾獲得坎城青年導演獎、美國Cilo廣告獎銅獎、W3廣告金獎、AICP廣告年度大獎入圍等知名國際獎項。擅長在作品中探討人性,並以象徵性的手法呈現來引起閱聽者反思。目前在台北自行創業打拼,看好台灣未來電影產業的發展。

 

 

 

電影,和金融有關?

說起國片,腦袋中常常會出現「小成本製作」或「資金不足」的語彙,儘管近幾年國片市場已有回溫,但資金籌備對於國內電影人來說,依然是必須面對的問題。關於資金與電影,Tom分享了一個觀念,認為導演、編劇所發想出來的電影內容,其實也是一種商品,需要對應的商業架構去賣這個商品,而這是目前台灣電影產業正需要慢慢與國際接軌的趨勢。

自90年代中,台灣電影市場開始萎縮,甚至到2000年左右,國片一度消失在商業市場上,僅剩下零星藝術類的電影在國際影展中受到肯定,好在2007、2008年時國片再度復甦。「我覺得我們能土法煉鋼達到現在的水準,已經是世界奇蹟之一,畢竟能在那麼有限的資源和環境中,孕育出台灣新電影,是非常厲害的一件事!也要感謝很多電影前輩的堅持,願意燃燒自己的靈魂和生命,堅守這塊領域,也讓台灣今天還能擁有自己的電影產業。」

當然,前人種樹,後人不能只想著乘涼。「接下來我們電影產業要進入下一個階段,勢必要做一些改變,其中包括導演們要停止自掏腰包,因為導演是一個專業、編劇也是一個專業,他們產出的作品某種程度上來說就像股票,是可增值的東西,可以說是一個『電影金融化』的概念,這是台灣電影正逐步邁上的道路,也是必然趨勢。」Tom分享道,這樣的產業轉變也可能會花錢,但就和其他產業轉型一樣都會有資金上的需要,重要的是要去考慮如何將電影的產值做大,是否要外銷等,將傳統產業經濟、金融的一些概念導入電影,未來要做什麼,其實並不難看出來。

想要讓台灣的電影產業走向金融化,Tom表示這也需要很多不同行業領域的人才投入電影產業,包括金融、行銷等,畢竟「術業有專攻」,導演、編劇找到好的題材,找到國際團隊等,做出好的電影內容,需要有人能和發行商去行銷、談定一個合理的價格。「就拿美國的電影公司來說好了,他們的頭兒沒有一個是學電影的,全都是金融或法務,為什麼?因為金融能幫忙賺錢,法務能幫忙省錢。」Tom分享到自己的經歷,兩年前他曾監製了一部叫「控制者」的短片,當時在歐美日地區受到巨大迴響,大到美國福斯電影主動來跟他談電影版的合作:「你無法想像,他們光是擬個合約,就弄了一年半,哪個逗號放哪裡,都要找三四個律師來看,而這些都是超出電影人的專業範圍的。」

《Tom Lee 李育丞-美國褔斯主動談電影合作的 CONTROLLER “控制者” 科幻愛情微電影》

 

台灣電影,蓄勢待發?

台灣電影還有許多未開發的部分,以往由於資金有限,導演們只能拍自己能拍的東西,但心裡想拍的東西,並不一定只有這些。Tom告訴我們,電影產業的健康發展,應該要有更多元化的電影類型,像目前國片出了以小清新愛情故事為大宗外,還有本土特色濃烈的賀歲片,近年來更有驚悚片、動作片等類型產出,使台灣電影作品更加豐富。「有些人會覺得賀歲片很俗,但我覺得那個很好啊,就像美國有很國際化的電影之外,也有很多很老土的電影,只有美國人才看得懂,在美國有很好的市場,也不會外銷,台灣也是一樣。於此同時,我們小清新類的愛情喜劇在國外就很受歡迎,當然還有動作片、驚悚片、鬼片等都是可以開發的。」

《Tom Lee 李育丞-Yahoo 故事藏寶屋 – 回家不需要理由》

「其實台灣電影歷經衰退,到今天還能有這樣的成績,除了是台灣電影人的努力之外,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證明』了台灣電影發展有良好的底蘊和『先天性條件』,」談到電影多元化,喜愛華語片的Tom有些語重心長地說,「台灣繼承了中國5000年文化歷史,要說台灣沒有題材,其實我們比大陸還要多,而且我們還沒有審查制度,所以當大陸電影今天發展地比我們更多元化時,對台灣來說是個非常大的警訊,因為這說明了『沒有人在侷限我們,只有我們在侷限自己』。」不過今年(2015)台灣電影大豐收,不僅老中青一代導演都有新作推出,種類更加豐富,令Tom更加期待台灣電影產業的未來。

 

台灣,華語電影中心?

這幾年來,不僅國片市場復甦茁壯,更有國際電影選擇來台灣拍攝,且不說李安導演的《少年PI》,盧貝松的《露西》和馬丁史柯西斯的《沉默》先後在台取景拍攝,這從中的道理何在?Tom認為這是非常值得大家思考的。「台灣拍片除了有補助金外,我們劇組人員的素養、交通的便利性、方圓300多公里囊括不同的景觀,本身就是個海島型的片場,是個很好拍的地方。我常常介紹外國朋友來台灣拍片,說台灣就是香港和東京的結合。」

不管是從「外在」還是「內在」條件上,Tom都認為台灣有實力且應該成為世界華語電影的重鎮,在香港電影沒落下來之後的華語電影主導,就像台灣在華語流行音樂中的地位那樣。儘管,台灣的電影產業還存在很多有待解決的問題,包括製片、編劇的專業重視,電影教育的完善、人才培養等,但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想要怎麼發展。「這是我們這一代要好好思考的,接下來這5年會是台灣電影發展的關鍵,我們真的要好好把握,把我們的電影賣出去,美國福斯可以投資香港本土劇,沒有理由台灣電影不行。同時,也要把世界帶到台灣,讓外國人想和台灣人合作,其實大陸那邊蠻喜歡和台灣合作,所以我們要有個開放市場的觀念,那對我來說相當於是開闢另一個市場,如同我們未開發的東南亞市場也要去開發。」面對於大陸的合作關係,Tom並不排斥,「我覺得多一點人看我們的東西是好事,而不是出賣,所以侯導之前受訪時談到台灣電影與大陸的合作關係,重點就在於我們要用心將自己的故事說好,然後接下來再去想要怎麼賣,而不是第一步就先『迎合』再去賣,那等於是山寨。」

不過,在「對外」之前,Tom也再次呼籲我們台灣的電影人更應該團結起來。「回來之後讓我有點驚訝的是,台灣業界老一輩的派系很多,雖然說這也不是全然不好啦,就有點像春秋戰國時期,是某種開始。不過新一代的感覺比較不在意這個,而且面對現在外面的環境,我們也不能再照以前那樣玩下去,那樣無法競爭。」

 

夢想,無極限

我個人對台灣的電影未來抱著崇高理想,我覺得它未來會發展得很好,所以我才決定回來打拼,儘管對我來說也是個很大的賭注。」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就想拍華語片的Tom,在那次完成台灣廣告的工作之後一年多,他就決定回到台灣工作,即便當時家人、工作資源都在北美。「在那次台灣的工作完成後,讓我覺得更踏實,那時候帶著國外團隊跟國際品牌合作,很開心而且有種莫名的國家榮耀感,讓我下定決心破釜沉舟。」

《Tom Lee 李育丞-作品精華》

當然,創業的路漫漫,沒有絕對的一路順遂,儘管前一陣子前行腳步有明顯變緩,但Tom依然亦步亦趨、紮紮實實地往前走,要問有沒有給自己一個期限呢?Tom則笑稱,16歲看到陳政道的故事時,他就立志23歲要拍電影,如今要講期限的話早就過了。或許正如同他在個人簡介中寫到的那句「The day I stop dreaming is the day I die.」一樣,他給自己的期限恐怕是畢生吧。

台灣新銳導演YC Tom Lee專訪: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上)導演職場篇

文:Lucy Wu

PS:Tom Lee 會在第二屆國際攝影高峰會上擔任業師哦!

相關文章

One thought on “台灣新銳導演YC Tom Lee專訪: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下)電影夢想篇

  1. Pingback: 台灣新銳導演YC Tom Lee專訪: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上)導演職場篇 | EIPA 第二屆國際攝影高峰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