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對台灣的電影未來抱著崇高理想,我覺得它會發展得很好,甚至可以成為全球華語電影中心,所以我才決定一個人從美國回來打拼。」Tom略有波瀾的語氣說著,臉上不自覺露出為台灣自豪的笑意,令快被消極社會氛圍麻痺的我們,帶來一股全然正向的力量。

 YC Tom Lee李育丞

7年級後段班新銳青年導演,畢業於加州藝術設計學院,曾獲得坎城青年導演獎、美國Cilo廣告獎銅獎、W3廣告金獎、AICP廣告年度大獎入圍等知名國際獎項。擅長在作品中探討人性,並以象徵性的手法呈現來引起閱聽者反思。目前在台北自行創業打拼,看好台灣未來電影產業的發展。

 

 

 

電影夢,在路上

我並沒有特別去想自己的定位,但給自己明確的目標是之後想要拍電影。」和攝影一樣,導演的領域有很多不同的發展可能。做為新銳導演,Tom給自己的大方向很明朗,只是在向目標前進的過程中,首先需要累積經驗值、培養自己的實力,才能在際遇到來時「登高一呼」,而無論是拍攝廣告還是音樂MV,對他來說都是不同的學習,而從他得獎的經歷來看,亦在其中取得不錯的成績,拿下了許多國際獎項。

《Tom Lee 李育丞-2011 Young Director’s Awards in Cannes / 坎城青年導演獎 作品》

廣告好玩的地方在於,它可以玩一些視覺特效、概念性的特別的東西,那是電影無法實現的。」雖然比較喜歡拍電影,但不的不說廣告拍攝也是有它的魅力所在,Tom舉了以前雀巢檸檬茶廣告中常見的,人向後倒入水中的片段為例,透過這樣的特殊設計,來詮釋商品給人「自然涼快到底」的概念,而電影礙於其本身的劇情架構,除了科幻奇幻類的內容外,一般比較難能玩即興特效。除了廣告類的影片外,介於創作及商業之間的案子還有音樂MV。「拍MV對我來說,會比較像在拍作品,通常也是我很喜歡這個歌手及他的音樂,才會想要去合作MV的拍攝。」

作為新銳導演來到台灣工作,面對一向喜歡講求「經驗」的職場環境,Tom也有印象深刻的體驗。「第一次拍攝台灣廣告那年我23歲,當時還是以美國導演的身分飛來。到總部的時候,客戶似乎有點驚訝,問了一句『先生,你幾歲』,心想怎麼會是個kid吧。」Tom接著說明,在美國工作比較不會遇見這樣的狀況,因為美國的客戶會喜歡用年輕人,因為他們覺得年輕人的腦袋比較靈活、創意比較多,相對的台灣的客戶比較在意經驗,這是兩地工作環境上的不同處之一。

 

導演的職場學分

應對客戶及工作,Tom有自己的一套原則,在接到廣告案時,他會先去針對客戶的商品或訴求進行深入研究。「我要先打動自己,才有辦法說服別人。」這是Tom對於廣告類案件的堅持。與客戶提案時,就和平面一樣,會透過找一些平面的Reference來給客戶做參考。「像一些電影的截圖,搭配文字,讓客戶大概看一下我們要呈現出什麼樣的視覺氛圍,然後再去做解說。」談到解說這部分,Tom深有體會,「我們去提案,真的要講蠻多話的,畢竟客戶不是我們這一行,思考的邏輯也不同,我們應該要從客戶的思維去切入,耐心地協助他們了解。同時也要學會用委婉的方式說服客戶,不然恐怕會變成Yes Man,反而讓自己變得沒有價值。」

由於動態影片拍攝的成本高,更顯得與客戶溝通的重要性,遇到客戶的意見與自己的堅持有出入時,他會儘量想辦法讓對方點頭,「說『Yes』很簡單,但後來會如何這很難說,堅持和說服的確比較困難,但後來給客戶看到成果他們就會懂了,一開始他們只是不知道能做到這樣而已。」除此之外,遇到不適合自己的案子,Tom認為要懂得拒絕:「最後無法交片是很恐怖的事,你不要害客戶,也不要害自己,衡量下來覺得自己不行就要學會推,不然會砸了自己的品牌。」不過這幾年工作下來,他發現應對亞洲客戶時又不能太「倔」,如何拿捏分寸,這也是他還在修的學分。

 

危機?轉機?僅在一念之間

「無論如何,心態很重要。」談及商場上的應對,Tom坦承這的確只能透過經驗累積,是學校沒有辦法教授的,再加上近幾年來科技牽動人們閱聽習慣的迅速變化,讓產業原本的遊戲規則再次變動,不管東西方都是如此。「10年前在美國想要當導演,目標很簡單,就是去讀電影學院,在畢業前拿獎,可能直接就有人來簽你;如果沒有拿獎,就在畢業前與業界接軌,然後把作品集做好,不錯的話遲早會有人看到,並與你簽約。但現在是拿完獎後也不一定會有人簽,簽了也有可能把你晾在一邊。」

Tom表示2008年金融海嘯那次重摔了美國經濟,也徹底改變了整個生態,而2007年以來iPhone、iPad先後問世,讓大家使用網路的習慣紛紛轉變,人們進入了新的網路時代,更多新媒體平台誕生,衝擊了原來的傳統產業結構。「現在的遊戲規則是什麼,連教授都不知道,所以我們要非常努力且靈活才行,這是一種機會也是『詛咒』,這樣的狀況下,有人會怨嘆自己怎麼不早生10年,但其實我們爆紅的機率的確也變高了,就看你怎麼想這件事情。」

因應世界的高速轉變,任何人都逃不過品牌經營這件事,而作為導演和攝影師等影像工作者,個人品牌的經營也是必不可少的。「我發現台灣很少人在經營個人品牌,相對而言啦。我覺得最基本最簡單的就是自己的網站和作品集,這是一定要的,只是台灣的動態攝影師在這方面還需要加強,因為有時候想要參考他們的作品,我還得自己去挖他們的Youtube,國外的攝影師通常會丟給我他們的網站,裡面的作品集都是整理好的。」透過網站和作品集的展現,能讓國內外客戶更容易發覺自己,在全球化及網路時代中,這也是提升自己競爭力的細節之一,就像Tom第一次接到的在台灣的那個廣告案,也是客戶透過網路找到並連絡到他的。

《Tom Lee 李育丞-與國際巨星Jason Marz合作的Asus&Intel廣告「Zen Drummers」》

 

動態拍攝,從平面練起

科技帶動的轉變,不僅在人們的閱聽習慣上,亦同時體現在攝錄工具上。從單眼相機搭載Full HD的錄影功能,到無反單眼相機可實現4K等更專業錄影等,今日就算是手機,也能進行4K高畫質的動態影片錄製,大大降低了錄影的門檻,且模糊了平面攝影與動態錄影的界線。有人說,有了4K影片的高畫質,從中截圖便可獲得靜態影像,某種程度對平面攝影有一定的影響,而作為導演,Tom則認為,動態錄影無論如何,還是必須從平面攝影開始練起。

「因為構圖這件事是基本功,影片也是從一個影格算起,那是一種鏡頭語言,我們在電影畫面中切入的角度,其實都是從平面攝影衍生而來的,包括使用鏡像來詮釋故事等,有了平面的概念,結合美術,才能構造出整個電影畫面的美感。」就自己而言,Tom從高中開始便以攝影為興趣,也是他導演之路上重要的一部分。

擁有紮實的平面拍攝功力之後,如果想踏上動態錄影的道路,他覺得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著手嘗試拍攝。「可從最簡單的兩個靜態畫面過渡的概念去思考,從A點到B點,中間鏡頭要怎麼移動,才能詮釋自己想表達的情緒或氛圍,這其中也夾雜了很多細節,包括場景中的人物要怎麼擺,鏡頭結束的畫面應該是什麼等。」除此之外,Tom表示看大量的電影也是十分必要的,而且不單單只是「看」這麼簡單,「要很『宅男式』地去研究電影,比如這場戲有幾個畫面,拍攝時攝影機的位置可能在哪裡,鏡位是什麼等,分析拍攝現場攝影可能的作業方式,從而對拍攝有一些概念,這都是可以自學的。」

台灣新銳導演YC Tom Lee專訪: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下)導演職場篇

文:Lucy Wu

PS:Tom Lee 會在第二屆國際攝影高峰會上擔任業師哦!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