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星伊,自幼在國外生長,從小因為母親的緣故,經常可接觸到許多時尚的書籍、刊物,以及跟隨父親搭船經商旅行,開拓出自己的一番眼界。2009年,陳星伊於名媛拍攝活動中開始嶄露頭角,而後相繼與各大時尚媒體合作雜誌攝影,並多次為孫芸芸、孫瑩瑩、關穎……等名媛掌鏡拍攝,進而有「名媛攝影師」之封號。

除了時尚、流行、名媛的相關攝影工作之外,另也運用俏皮、趣味、說故事的方式,進行許多作品的拍攝。與她談論起攝影、創作,她侃侃而談聊到許多的故事,發現她的另一面,除了大家已熟知的時尚女攝影師,更是一名用心閱讀世界、發掘美好事物的觀察者。


攝影是表達的工具,時尚是較輕鬆的語言

因為陳星伊自幼即在國外旅居,和弟弟兩人一同成長在陌生的環境中,於異國生活加上家中經常都有時尚類的書籍可以閱讀,進而對以fashion相關的表達方式產生了些許啟發。但最大的原點,來自於自身的生活與外在世界的對比,對這個世界產生了許多的好奇心,進而找尋答案或持續的觀察。

她提到,相機或是攝影,對她來說是一種表達的工具,而選擇使用時尚,是較為輕鬆的切入點、較容易被大家所接受的。但在時尚表面的背後,往往有另一種想表達的內容,可能來自於不同的故事,或是各種不同的知識所累積。因此,隨著腦海中累積許多畫面,希望這些畫面可以呈現出來,進而開始研究光影、相機的運用,成為一種表達內心事物的工具,延伸成一套「使用相機說故事」的方式。

 

透過大量閱讀累積自我能量,以獨到眼光看世界

由環境因素所引發的好奇心,促使陳星伊在12歲時,為求快速的閱讀、吸收大量的知識,因此學習速讀,用以幫助自己對於所有問題的瞭解。她同時提到,透過不斷閱讀,進而從學習知識的過程中,過濾、理解出自己的一套看法。因為現在的世界、社會不斷的在變動,找出一個正確的方向與態度是相當重要的。

她舉例:「酒精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因為飲酒之後,可能造成許多的負面現象、糾紛,都可能對社會構成影響。但這類話題或觀點是嚴肅的,可能可以換個方式來表達。透過累積的閱讀與觀察,這個過程可以是:

閱讀→成為知識→產生想法→變成自己心理面的主見

每一種不同的生命或閱讀經驗累積,以時尚的表現來包裝,透過她可以掌握的相機(工具),化作一張張的影像作品,是陳星伊表達對這個世界看法的方式。

「在我的字典裡,沒有不美的事物。」

對於美學的觀點,有別於一般世俗對於「美」的既有認知,她表示:「在我的字典裡,沒有不美的事物。」透過不同的角度觀察,每一個人、每一項物品物都有自己的美。

「美一定要是什麼樣子嗎?大家都大眼睛?鼻子高高的?」她曾在TED的演講中如是說。

在閱讀的過程中,她了解到各國的人們對於美的不同看法。例如法國人眼中的美,是「有特色就是美」,進而有一套自己「樂沐時尚」的概念:「不完美也是一種美,誠實做自己,才能活出自己……」

很多時候,我們被世俗或大眾所定義的眼光來告訴我們什麼是美,在背後可能包含許多的行銷目的、媒體置入。其實在每一個時代,對於「美」的認知都是不相同的,跳脫這些時代的認知,去找出美的本質,不一定是外在眼光所認知的模樣。例如說,可能在台灣的街上,不是很顯眼的女孩子,走到歐美路上,其實是大家眼裡最美的明星。美的認知,可能來自於時代、來自於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觀點。透過自發性的,由正面的思維去看待不同的事物,各自都有自己不同的美存在。

攝影大環境的問題,需要從很多傳統印象中跳脫

她曾提到:「有時,創意是沒有道理可循的,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顛覆世俗的一切,方能脫穎而出。」目前台灣的攝影大環境問題,由國外和台灣做對照來看,台灣可能因為師徒制、工作需求,往往一位攝影師可能要會很多東西,又或者因為現實壓力,攝影無法成為主業;而國外的攝影,走向更專精、專門的各類細分的領域,像是一位很專精某個地點的黑白攝影師,他是為了要保護那個地方,而使用黑白攝影來表現。

而台灣攝影師師徒制或工作需求帶來的問題,往往最直接的問題是:「停止學習。」可能是學生不敢違逆老師的想法,又或者是擔憂被老闆扣薪水等等的,累積而來的,就是對學習、接收新的事物產生排斥或恐懼。因為種種工作文化帶來的綑綁,創新的概念或想法也因此漸漸被埋沒。

在國外有很多脫去上和下的關係,帶出更多創新的想法的成功案例。例如說皮克斯團隊或是賈伯斯,當大家除去自身的位階或光環,一起進到一個小房間裡面,回歸到最純粹的討論。最怕的是,因為種種原因不敢說真話,導致無法創新;又或者是上位者遵從既有習慣,不想改變,希望走安全路線。往往因為許多傳統的窠臼,束縛住更多新的、好的想法,需要逐漸跳脫。

nEO_IMG_KLW_20151016_01

建構平台、提攜後進,讓影像與創意發揮更多可能

由發掘到的種種問題,或是各類閱讀、觀察而累積的經驗,除了表現在自己的作品之外,更透過這樣的方式,逐一幫助各個品牌、時尚媒體以「說故事的照片」這種方式,來表達呈現客制化的理念。同時,也因為這樣的累積過程,開始逐步建構出一套整合性的平台。

不是因為市場小或沒資金,就不能做事。誰說有錢才能夠學攝影?」建構出的平台,除了是在攝影的工作上有專業的表現,更重要的是提攜年輕的、對攝影有興趣的朋友們,有進一步學習的機會。未來可能會以節目、影像的形式,讓更多喜歡攝影的人,能夠更進一步了解攝影。讓有心於攝影的後輩,不要讓自己的興趣或專長,受困於現實的問題而埋沒。透過建構出的平台,讓更多台灣年輕人的精神、想法得以發揮出來,實現影像與創意的更多可能。

採訪編輯:Wie Lin  照片:LUCY WU

PS:星伊也將在第二屆EIPA國際攝影高峰會上擔任講師,想跟星伊進一步的對談嗎?

把握機會趕緊報名參加哦!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