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婚禮攝影師紅刺蝟的攝影哲理專訪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婚禮攝影師紅刺蝟的攝影哲理專訪

by 2015-02-15

圖/紅刺蝟提供

〈莊子‧知北遊〉:「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是戰國思想家莊子所言。莊子認為,美,存在於你我的生活周遭,這些美也都來自於大自然。紅刺蝟對此有很深的感悟,他認為,美,無所不在,但無感,會是美的最大敵人。對於我們眼中所見,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或許,攝影不能陪你走一輩子,但攝影讓你學到的「美」可以陪著你一輩子,至少紅刺蝟是這樣認為的。紅刺蝟就說,直線進行雖然最快,但迂迴著走,讓自己慢下來,從這樣的慢活中,看到不一樣的事物。天地萬物,不會主動與你訴說,靠著深刻的觀察接觸,你將發現,此時的心也能與之交流。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針對紅刺蝟的攝影風格,我們也特別詢問他是否有融入藝術畫派在當中,紅刺蝟告訴我們,他都是順著感覺,想到就拍,美學觀都是從成長過程中累積,當年他在唸藝術史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繪畫風格較為寫實,畫的也具象,風格好似接近法國的巴比松畫派。在拍攝的當下,並不會刻意將藝術畫派融入在作品上,作品之所以可以呈現出類藝術畫派的風格,其實是紅刺蝟長年統整、連結所見所聞,將這些藝術學習鑲進記憶中。創作當下,搭配著花草樹木,襯托出山水,畫面就容易產生,之後的後端調色修圖,靈感也會伴隨著當時的記憶餘韻而來,這些照片處理好後,就會驚覺有著一套屬於自己的風格存在。原來,我們之前過往的學習經歷,唸過的一些理論、看過的一些畫,都有潛移默化的影響,這些不會刻意的搭在一起,因為這不符合紅刺蝟的個性。由於每個人的成長過程跟邏輯都不一樣,如果當初的他沒有接觸到這些美學理論,或許也不會有這些正能量存在於自身當中。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紅刺蝟不依賴太多的外在事物,隨性但不隨便。對紅刺蝟來說,繪畫是種創作,攝影是種擷取,它們之間較為雷同的地方在後製端,因為這部份他可以憑著自己想法發揮,綜合自身所學的美術繪畫,像是運用筆刷呈現那種素描的感覺,將所有的感受注入在作品上。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紅刺蝟說,這樣的攝影對他來說是種累積後的釋放,手指按下,釋放那快門,也是種心靈上的宣洩。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習慣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由於居住在台中沙鹿,大部分時間紅刺蝟也都選擇在台中海線的幾個鄉鎮創作,不過紅刺蝟坦言,台灣的建築物大多不協調,拍照的時候都會需要避開一些鏡頭。拍攝時其中有三要素紅刺蝟會特別著重:光影強化、色彩、構圖。拍照的第一件事,找尋光線。光,無所不在,像是光的灑落感、縫隙中的透光,光在物體上呈現亮暗,在這樣的感官下,比起製造人工光源,紅刺蝟偏愛發現,去發現周遭的自然光,將這些光源強化。紅刺蝟就形容光影的找尋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就像他所強調的老莊思想,順勢而為、順應自然,從平凡中找到不平凡。就像逆光拍攝,人臉會變得暗沉,有的攝影師就會利用閃燈壓光拍攝,但紅刺蝟會考量這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感覺,如果不是,他也不會強求要將人臉打亮。紅刺蝟說,光求的是合理性,不要特別去製造它。

圖/紅刺蝟提供

現場拍攝的時候,就要達到色彩上的還原。紅刺蝟習慣拍攝JPG,拍攝的當下,就把曝光、顏色控好,之後的後製處理只針對風格去做調色,不只是為了檔案大小,這是他長久以來的攝影觀,紅刺蝟也知道RAW的好處,但這就不符合他的個性,這樣的概念之下,也讓他有著這樣的習慣。不過,紅刺蝟在教學上,還是會鼓勵學生使用RAW拍攝,畢竟以教學為目的,RAW檔可以探討的細節也比較多。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紅刺蝟就跟我們分享:「其實用JPG是很方便的選擇,很多人怕失敗不敢去用,這是很可惜的。現在的群眾太過重視所謂的『理知』,由於多數人的言論,加上教育上太多理知的訓練,『感知』反而被忽略了。就像有人會說某家相機不準焦,相較之下某家就比較準,我們不彷反向思考,為什麼相機不能移焦、失焦呢?失焦的照片也是一種美,我有的時候還會怕自己的照片太過準確。」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可能自己有一段時間玩LOMO的關係,那時候的隨手拍攝、重複曝光,真的很有趣。成長、求學背景也會影響攝影的邏輯性,像我們的刻板印象對男生就是理性,所以男生大多擅長理工科、選擇玩數位單眼相機,相反的女性就成了感性的代表,女生就會喜歡文學、設計,美術系學生也都是以女性為主,相機也偏愛LOMO及嘗試使用底片拍攝」

一個模式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紅刺蝟在拍攝的時候,會固定一個自己喜歡的模式,像是一個大光圈淺景深的感覺,不太會去一直變換它。使用光圈先決將光圈放到f/1.8或f/2.8,然後靠調整ISO、曝光補償去改變亮度,今天光圈固定,光線要是不夠,就拉高ISO、降低曝光補償,確保拍出來的畫面是差不多的。紅刺蝟不太依靠數據的記憶,像他自己就說不會看到現場黃光就去判斷K值,大部分情況紅刺蝟使用自動白平衡加上色彩偏移去調整到他所要的顏色,拍完一張就確認顏色對不對。通常這樣出來的原始檔,皮膚都能白裡透紅,晶瑩透亮。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拍攝婚禮,大部分的時候,紅刺蝟還是會用機頂單閃跳燈外加LED持續光,並使用TTL,不打離機閃,持續光和瞬間光的搭配就顯得重要。喜歡自然光線的紅刺蝟,使用現場光線的比例還是占大多數。整場都不打燈也不是理想的,有時候為了要還原現場色溫,必要性的打燈還是會用到,畢竟打燈還是會有打燈的感覺,要兼容並蓄。紅刺蝟的閃燈大多是開開關關的狀態,打燈好處是可以把色彩還原,不打燈可以保有現場氛圍,顏色是隨著光在走,整體色調一致那樣的氛圍就會出來,比較能呈現臨場感。打燈可以避免ISO拉高,可以得到較好的畫質,但紅刺蝟求的是氛圍,高ISO畫質稍差沒關係,氣氛一定要到位,至於雜訊的部份對紅刺蝟來說是小問題,如果本身的雜訊不好看,紅刺蝟自己會再加一層類似銀鹽顆粒的雜訊上去。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引導

圖/紅刺蝟提供

針對人像拍攝的引導,紅刺蝟說,這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的。基本上這是個丟球問題,有人天生就不怕生很會擺POSE,有的人就真的沒辦法。本身有形象美的就可以多把握,不然就要靠攝影師本身的引導。自己的情緒要出來,用自己的節奏去帶新人,要讓對方感覺攝影師是輕鬆的,攝影師自己要放鬆不能緊張,否則容易給新人帶來壓力,這樣新人就會顯得不自然。攝影師直覺快、節奏快,給予新人適當的鼓勵,給對方信心,跟對方開玩笑,等等的方式都是為了維持整個輕鬆的拍攝環境。相反的如果要拍攝比較深沈的畫面,攝影師就要將聲音壓低,不要講太多話,讓對方知道現在的拍攝風格是什麼?可以輔以音樂,讓整體的創作更為加分。身為一個攝影師,紅刺蝟說,攝影不單單只是拍照,不僅要融入人體五感去創作,還需要多方面的涉獵各種知識,像彩妝造型如果攝影師本人不懂,即使技術再好,不到位的造型也是很難拍出自己想要的作品。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最後我們和紅刺蝟談到了台灣的婚攝市場,紅刺蝟認為,這個市場發展的很快,他自己本身是在網路上發跡,在當年網路還不這麼風行的時候,這算是很早的。現在各個產業都強調要和國際接軌,像近幾年的海外婚紗蔚為風行,不難看出這樣的趨勢。不過,紅刺蝟就說,本質的東西很重要,不少的玩家很容易捲入技術、器材的迷思中,或者看著很多人衝海外婚紗,他本人就坦言,雖然目前的主流是這樣,但這並不是自己喜歡的,也不是自己想要的,他不會排斥,但也不會汲汲營營去強求,這又回到了紅刺蝟奉為圭臬的老莊思想:順其自然。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圖/紅刺蝟提供

紅刺蝟網站:http://pushart.tw
紅刺蝟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RED.PORCUPINE2012
風格婚紗:https://www.facebook.com/RED.PORCUPINE2013

相關文章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評論

觀看留言

還沒有任何留言!

你可以成為第一個!發表意見

您的資料是安全的!您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公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