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政彰】眼睛是要用來看世界,而非看Monitor!

【郭政彰】眼睛是要用來看世界,而非看Monitor!

by 2015-10-13

底片的年代,隨世展會前往衣索比亞。炎熱的7月天,孩子與媽媽前往食物發放中心領取食物,原本在哭泣的孩子,一看見郭政彰拍他,就停止哭泣了。(圖攝/郭政彰 提供)

郭政彰,一位常和名人、藝人、電影連結起來的知名攝影師,表面看似嚴肅,但其實親切感十足,就像隔壁的大哥一般,侃侃而談地娓娓道來關於他的生活與他眼中的世界。關於自己的攝影風格,他還不想太早就下定論,但談到攝影的重點,他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記憶度」,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他一直用自己看世界的方式在拍照,用眼睛真實地感受眼前的每一刻。

隨奧比斯ORBIS前往尼泊爾,他認為那個國度的顏色,很自然。(圖攝/郭政彰 提供)

接觸攝影十幾年,郭政彰的作品幾乎都和藝人、電影脫離不了關係,舉凡桂綸鎂、陳柏霖、蕭敬騰、Janet,或是《孽子》、《聽說》、《最遙遠的距離》、《五月之戀》等劇照拍攝,光鮮亮麗的明星光環與鎂光燈背後,現年36歲的他,卻有個奇妙的心願:「我希望有一天能不要再接商業攝影!」這個想法的產生,源自於多年前隨著世展會、奧比斯ORBIS等公益慈善團體,深入偏遠國家紀錄開始……

勿掠奪他人影像  成就自己名氣
電腦螢幕上,出現一張張他隨團前往西藏、尼泊爾、孟加拉、伊索比亞的紀錄照……炎熱氣候下,媽媽帶著小孩至食物發放中心領取救濟;西藏小女生眼中透露出的自己;又或者是在醫療技術落後的國度,簡單微笑互動下,郭政彰的相機裡就出現了一張張純真且知足的笑臉……「台灣人其實已經擁有很多,但依舊出現高離婚率、多數憂鬱症患者,很多人其實活得不開心;反觀這些看似偏遠落後的國家,他們雖然很窮、吃不飽,但笑容卻看起來很滿足!」

孟加拉行走的車上,郭政彰突然與窗外的小女孩四目相交,於是便馬上拍下這稍縱即逝的可愛眼神。(圖攝/郭政彰 提供)

有時候,對於弱勢或需要援助的人們,攝影師的鏡頭可以是一把開啟友善之門的鑰匙,也可以是一把擁有殺傷力的槍,喀擦一聲,輕易地就傷害了對方、掠奪了他人的無力。郭政彰說:「在紀實攝影這塊,我的確要求更高,會去考慮到一點:『我是否在掠奪他人的影像,成就自己的名氣?』除了辦一場攝影展成就自己,我還作了些什麼?」對攝影師來說,攝影是強項、相機是武器、眼睛則是一種優勢,在拍攝紀錄之外,他思考的是,必須將這些畫面帶出來,才能讓更多援助資源進入。

 

蘭嶼村莊裡的小朋友正在放鴿子,原先只想拍鴿子,但快門放太慢,反而得到這張意外的收獲。(圖攝/郭政彰 提供)

薩爾加多如史詩般的黑白影像

談到社會紀實攝影,他尤其欣賞巴西攝影師「薩爾加多(Sebastião Salgado)」,在開始學黑白攝影、暗房技術時,接觸到他的攝影集《Workers》。1986年起,薩爾加多走訪26個國家,針對勞動人口進行寫實調查,攝下藍領階級捕漁、採礦、種植農作物等工作樣貌,惡劣的環境、如蟻工般的勞動,所有照片雖皆以黑白呈現,但充滿張力的情緒讓人難以忘懷。郭政彰描述:「他的每張作品都像在演一部戲,那種史詩般的庶民攝影風格,散發出濃烈的戲感。」

在北投得到的意外畫面,三個水塔加上一個人,像齣有趣的皮影戲。(圖攝/郭政彰 提供)

薩爾加多說:「被攝者雖衣衫襤褸,甚至赤裸,但他們仍具有人的尊嚴。我感受到在我們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太多不公平,良心驅使我將他們拍攝下來。」於是曾有人這樣描述他:「與苦難者一同呼吸!」如此的精神與驅動,讓薩爾加多成為當代最優秀的黑白紀實攝影師之一。

如同薩爾加多的黑白影像,郭政彰很早就對黑白照片情有獨鍾。「黑白照片,層次明顯,而且沒有干擾。」他有時會覺得台灣人在美學概念上,被統一的太完整,認為行銷宣傳照就一定得是彩色,不能是黑白;但其實很多國外品牌、名人、電影甚至是彩妝宣傳,都會運用黑白照作行銷,而台灣人在這點卻無法接受。「若單純回到影像本身討論,黑白與彩色他並沒有一定的界線!」郭政彰說。

南非沙灘上的三匹馬。郭政彰很喜歡黑白照片,層次明顯,沒有干擾。(圖攝/郭政彰 提供)

數位化常會讓人看不見東西 

然而,數位化的發展,可以帶來許多便利,郭政彰就認為,數位化對他最大的優勢是,進行後製調光時,可塑性很大。但往往在拍攝現場,卻也很容易因數位化碰到一種客戶:「你都先拍拍看啊!反正是數位的,拍完都可以再調。」他說:「攝影的價值在於那一瞬間,你保留下了什麼!那個框框裡,你規劃了什麼放進來,而不會是『都拍拍看!』」因為每張照片的層次反差、顏色氛圍都不一樣,如果都使用電腦調,其實請一位3D動畫人員就好,用不著攝影師了。他認為,數位化之後,讓人「看不見東西」的原因就在這,在以前底片時代這種狀況完全不會發生,以前的客戶腦袋都很清楚,事先可以都想好、溝通好。

他也曾碰過客戶在拍攝中對他說:「你這樣拍,光影反差太大,要不要在這裡加一張反光板?」郭政彰認為:「在職場上,有些人會怕自己不說話,沒人注意,但這狀況應該要適可而止。」他很重視「人要互相尊重」的態度,在這個前提下,任何問題都可以討論;尤其是在創作這一塊,理當盡量尊重彼此的專業,不去干涉自由度與決定權。「既然找了專業的人,就要信任他,否則去找一個『攝影操作員』,不要找攝影師。」

2003年在零下的北京散步,以M6拍攝,意外得到這幅溫暖的畫面。(圖攝/郭政彰 提供)

旅行不一定要花大錢 

關於旅行,郭政彰認為那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可以讓一個人面對自己,不會只運用單一思考模式或態度看待事物,他甚至提出一個論點:「旅行不一定要出國,不用限定『一定要』幹嘛。你有沒有試過在城市裡小旅行?例如在台北散步兩天一夜,不回家?我就曾這樣過,晚上還睡在車上。」旅行就是從吃吃喝喝中,感受到別人的生活,到處晃、和路人或店家老闆聊聊天,晚上再隨意找個地方住……他覺得住在台灣是很可愛的,很有親切感、東西又好吃;而且,看待世界的角度有很多種,旅行不一定要花大錢。

不工作時,他最常帶出門的還是底片相機,「底片相機純手動,比較簡單啊!只要將距離、曝光值先量好,按下快門就完成,根本不用想,『你眼睛看到什麼就是什麼』,而不會是相機看到什麼!」而且,他覺得沖洗底片的過程,感覺很像「拆禮物」,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十分有趣。

在泰北偶遇了一個難忘的眼神。(圖攝/郭政彰 提供)

眼睛  是要用來看世界的
一般人認為便利的數位相機,他反倒覺得麻煩。「你看得到不一定拍得到,因為它要對焦、按下去又會慢,一晃眼畫面就不見了。」而且,現在大家總習慣在拍完後馬上看Monitor,他覺得那樣子反而會讓人「看不到東西」,他說:「數位相機會讓你『什麼都看不到!』因為你完全被Monitor制約了,眼睛是要用來看世界的,而不是用來看Monitor。」其實很多東西稍縱即逝,下一秒的好畫面就在你看螢幕的瞬間裡流失了。

在商業攝影圈待久了,他反而得到一個領悟:「除了賺錢之外,人應該多作些什麼事,才會有價值。」賺錢的確重要,但其實不需要每天掛在嘴上,應當在生活裡去找其它的生活目標及重心。例如,去真切地感受「生活」這件事,去山上、海邊走走,去吃吃喝喝,甚至去研究一張桌子是如何完成的,有沒有可能自己製作?「等到有一天眼睛閉上的時候,你會想:『我這輩子究竟在幹嘛?』不要只有賺錢。」美學及攝影,不一定要強迫自己去上課,反而是要從日常生活中不斷去感受,當你自己有一套看待事物的美感出現時,就能感動自己,也感動別人。#END

I am 郭政彰
郭政彰 攝影師,高雄人,世新電影系畢業,以電視/電影劇照、平面廣告、劇場、雜誌為主要拍攝對象,曾拍攝桂綸鎂、陳柏霖、蕭敬騰、Janet,電影《聽說》、《最遙遠的距離》劇照,以及7-11 City Café等商業平面宣傳。為了不讓生命有所後悔,今年與友人合力在宜蘭開設合盛太平咖啡館,以過去影像作品點綴,讓老屋重新有了新生命,並且漸漸愛上宜蘭。 WEB www.chengchangimage.com

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評論

觀看留言

還沒有任何留言!

你可以成為第一個!發表意見

您的資料是安全的!您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公告


*